• 闽南新闻网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 >> 国内新闻 >> 正文

    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上半年代销保险PK: 招行与中信代销保费均增超80% 平安团险中间业务收入增7倍

    发表时间:2019-09-23 信息来源:www.design-factory.cn 浏览次数:1083

     

    今年以来,银行保险产品备受业界关注。除了备受业界关注的国有银行代理销售保险(见9月10日出版的[0x9a8b][0x9a8b]),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代理销售保险也是业内关注的焦点。

  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查阅了全国上市股份制商业银行2019年半年报。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均披露了代理销售保险(即“代理保险”)产生的保险费收入和代理费收入。华夏银行只披露代理保费收入;华普银行和民生银行只披露代理手续费收入;平安银行披露代理机构中间业务收入和平安集团保险保费收入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上半年,招行实现代理保费收入490.15亿元,同比增长84.58%。中信银行实现保费收入187.67亿元,同比增长148%。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合计实现保费收入678亿元,同比增长98%。平安银行还提到,上半年公司公共保险代理业务收入(即作为团体保险业务获得的中间业务收入)同比增长了7倍。 -年。

    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

    代理保险费总计678亿美元

    由于中国银行破产批评了银保渠道的“小额存款”,因此银保的银保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。从已公开相关数据的全国股份制上市银行来看,招商银行和中信银行合计共销售保险费678亿元,同比增长98%。

    具体来说,招行半年报提到,2019年上半年,公司实现代理保险费490.15亿元,同比增长84.58%。 “主要是因为产品的销量大大增加。”

    代理保险收入的增加也导致手续费收入的增加。根据半年度报告,招商银行2019年上半年实现佣金及佣金收入392.08亿元,同比增长4.33%。其中,代理保险收入40.76亿元,同比增长30.43%。关于代理销售保费收入对中间业务收入的贡献大幅增加的原因,招商银行提到:“主要是由于银保渠道产品供应的反弹,销量同比增长。上一年”。

    中信银行代理销售溢价的销售增长率超过了招商银行。中信银行表示,上半年致力于进一步完善社会养老金和医疗保障体系,继续满足客户保险配置要求。截至6月末,全行累计代理保险业务规模187.67亿元,同比增长。 148%。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同比增加9.19亿元,增长37.01%,主要是代理保险费收入增加所致。

    华夏银行则表示,报告期内,其共有22家财富管理中心,实现个人理财产品销售8063.49亿元,实现代理保险保费25.25亿元,实现财富管理手续费及佣金收入6.70亿元。浦发银行提到,上半年期缴保险转型成效明显,报告期内实现代销实收保费6.91亿元。

    除上述3家银行之外,民生银行、平安银行主要提到了代销保险业务手续费收入情况。其中,民生银行提到,上半年保险代销中收9.74亿元,同比增长82.64%。

    平安银行提到,2019年上半年,对公业务项下,累计实现非息收入持续增长,其中,代理保险业务收入,同比增长7倍。而零售业务全渠道代销集团保险累计实现非利息净收入17.35亿元,同比增长34.4%。

    平安银行表示,该行加强区域各子公司间的业务联动,充分发挥银行渠道优势,深耕客户经营,针对不同客群、场景建立差异化的经营策略,着力实现保费规模、投融规模跨越式增长。2019年上半年,银行销售平安团体保险保费规模5.11亿元,是去年同期的3.3倍。

    银保监会

    强化银保市场监管力度

    无论是大型国有银行,还是股份制商业银行,银行一直是保险的重要销售渠道。代销保险为银行贡献较为客观的中间业务收入的同时,也为一大批中小寿险公司贡献保费收入。因此,银保代销市场受到银行与险企两方的密切关注。

    比如,日前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表示,“我最不能容忍的一件事,就是员工收取保险公司的回扣。据我所知,这不是个别现象。”该事件之后,关于银保“小账”引发保险业与银行内的广泛关注与讨论。

    银保市场也是今年监管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。

    在田惠宇痛斥银保“小账”后不久的8月27日,银保监会向各银保监局、商业银行、保险公司下发的《工行上半年代销个人保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长119% 五大行旗下寿险公司农银人寿净利最高》(下称“《证券日报》”),就银保市场的准入退出、经营规则、问责制度、佣金支付、保障型险种占比等方面提出了更全、更细的要求。

    华金证券分析师崔晓雁认为,监管秉持“保险姓保”的政策指引和行业趋势下,传统银保市场承压,除去产品结构改善,渠道优化也值得期待,传统银保渠道亟待改革。《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管理办法》的推出更是明确了银保渠道的发展方向,有利于保险公司价值回归。

    就《办法》的影响,人保寿险总裁傅安平表示:“监管机构通过这种量化规定,使银保渠道必须回归保险本源,这有利于整个行业健康发展和长期稳定发展。”

    除上述重磅政策之外,在今年年初,银保监会在保险中介监管工作会议上强调,银行渠道在保险业发展不同阶段发挥了重要作用,但也存在很多问题,甚至积累了一定的风险。银保监会保险中介监管部主任姜波在讲话中明确表示,2019年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治理银保渠道乱象。此外,今年3月份,银保监会下发《办法》,进一步强化银保监管。

    数据显示,2018年,银保渠道实现保费约8000亿元,大约贡献了人身险保费的三成,若排除上市险企保费,中小险企银保保费占总保费的比值远高于三成。尤其是,不少寿险公司的银保渠道保费占比超过八成,个别险企占比甚至超过九成。

    (责任编辑:程宇楠)

    人物调色

  • 热门标签

  • 日期归档

  • 友情链接:

    闽南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design-factory.cn 技术支持:闽南新闻网 | 网站地图